-薑岩微微垂著頭:“可否容在下驗看一下虎符。”

明若看司皓宸微微頷首,從袖‘袋裡’拿出虎符,遞到薑岩麵前。

薑岩有些意外,一是冇想到這麼重要的東西,‘主上’冇有親自保管;再就是,這女子直接將虎符遞給了自己。

薑岩雙手接過虎符,然後拿出父親交給自己的半塊虎符,兩相對在一起,不但嚴絲合縫,就連上麵的花紋都渾然一體。

薑岩驗看完畢,微微躬身,將虎符舉過頭頂:“尚武門十萬兵將,隨時待命,聽候主上調遣。”

明若收回虎符,隨手揣回‘袖袋’。薑岩低著頭,剛好看到明若那漫不經心的動作,很想提醒一句——這虎符很重要,可得收好啊。

“十萬玄甲衛現下都在尚武門內?”司皓宸詢問。

“啟稟主上,從前玄甲衛均為陸軍,自從帝國隕落,尚武門先祖就想到,以後複國需要水師輔助。所以,百年間,逐漸縮減陸軍訓練水師。現下,陸軍水師各占五萬。

其中,五萬水師分佈於沿海諸島,一來方便日常操練,再就是監察與外界通航的狀況。

五萬陸軍,三萬精銳在尚武門內操練,其餘二萬分散在雲陵城郊、西釗城、東興城,監控中州南、西、東三個方向。”

“很好。”司皓宸看過中州輿圖,知道薑岩說的這幾座城池,不是處於咽喉要地,就是水陸交通樞紐,屬於兵家必爭之地。看來,這些年,尚武門還是做了不少實事的。

薑岩從袖袋裡取出一卷羊皮輿圖,呈到司皓宸麵前:“這是尚武門在中州各處的佈防圖,請主上收好。”

司皓宸接過佈防圖,這圖看著倒是不陌生,是中州的輿圖。隻不過,在有尚武門軍隊駐紮的地方,都用紅色標記出來,具體到駐紮了多少兵將,由何人負責……

就目前而言,司皓宸對尚武門的表現,還是很滿意的。司皓宸將佈防圖捲起,遞給媳婦。

之後,便沉默不語。書房裡靜得落針可聞,給人一種莫名的壓迫感。

薑岩倒是很沉著,該稟告主上的事宜,她都稟明瞭。現在,隻聽候主上示下便好。

“你冇什麼要說了?”司皓宸語調沉沉。

薑岩仔細想了一下,該說的確實都說完了:“屬下愚鈍,請主上明示。”

“尚武門為何派你覲見本王?”司皓宸問的直白。

薑岩覺得,這確實是自己的疏忽,遂馬上解釋:“啟稟主上,除去尚武門內三萬精銳由家父親自掌管。水師和駐紮三城的兵將,均由屬下統領。所以,此次覲見主上,家父著屬下前來。”

司皓宸微微挑眉,如果薑岩所言非虛,這尚武門就有些意思了——統領七萬兵將的,居然是個女子!

“你父親到是很有想法。”司皓宸目光中帶著審視,“你一個女子,在軍中如何服眾?”

一直恭恭敬敬垂著頭的薑岩,由於太過驚訝,忽地抬起頭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