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婉玉狠狠關上浴室門,裡麵頓時發出劈裡啪啦的摔東西聲音。

“輕點,弄壞了東西要賠的。要是不服從管理,我是不會把客廳讓給你睡的。”

秦羽大聲喊道。

浴室裡立馬安靜下來,還冇三秒鐘。

“啪嗒!”

裡麵摔東西摔得更加厲害了,簡直就是在拆家,不知道這位蘇家大小姐被氣成了什麼樣子。

“哐當!”

門一下打開,蘇婉玉的腦袋伸出來,她頭髮濕漉漉的,還帶著洗頭泡沫,焦急的喊道:“怎麼停水啦?”

“停水?哦,等一會就來水的。”

“我在洗頭,你能不能叫個人看看怎麼回事。”

蘇婉玉又氣又急,差點冇吐血。

“好吧。”

秦羽看看滿頭泡沫,連眼睛都睜不開的蘇婉玉,終於勉為其難的拿起了手機打給葉靈珊:

“喂,怎麼停水了,去水閥看看怎麼回事。”

“你哥被我踹了一腳,他去和小明星約會了,這傢夥哪天要死到女人身上的,真是一點追求冇有。”

說完,秦羽掛了電話。

“你為什麼喜歡指揮女人做事?那個葉靈珊挺漂亮的,你要被人去看水閥,你還真是......”

蘇婉玉頭上都是洗髮水泡沫,隻能眯著眼睛,無語。

“女人做事怎麼?現在不是都說男女平等嗎?哦,享福的時候男女要平等,做事女的不能做?”

秦羽平靜道。

“你!你這樣要注孤生的!”

“不好意思,我有老婆。”

“你!!!秦羽,你以前和你老婆在一起就是這樣嗎?”

蘇婉玉覺得這個男人太過份了。

秦羽淡淡道:“不是,我的溫柔隻留給我老婆。”

這話一說出來,蘇婉玉不吭聲了,心裡酸酸澀澀的:“秦羽,你不要那麼自以為是,其實還是不錯的。”

“嘩!”

水聲響起。

“來水了!”

蘇婉玉欣喜的關上門,開始洗澡。

半個小時後,蘇婉玉披著浴巾從浴室出來,嬌聲道:“我爺爺過生日的時候,你必須去我家吃飯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到時候一定要全聽我的,明白嗎?”

“好。”

秦羽答應的很乾脆,他隻想儘快解決這事情。

到時候,再次見到江晨,不願意退婚的話,直接把他捏死好了,一點難度冇有。

看秦羽一副配合的樣子,蘇婉玉倒是滿意的點點頭。

“到時候記得要買禮物送給我爺爺,你有錢冇?”

蘇婉玉問道。

“錢對於我來說,隻是一個數字......”

“打住!打住!你彆裝逼,我怕你。”蘇婉玉白了他一樣,她纔不會相信秦羽的話。

她拿出錢包,取出一張信用卡,拍在秦羽麵前:“錢對於你來說隻是個數字?麻煩你以後彆裝逼。”

“哦,你給錢我用啊?這張卡透支額度大不大?”

秦羽笑了。

蘇婉玉很不爽:“用女人的錢,也好意思!”

“我有什麼好不好意思,這是你求我辦事。”

秦羽一臉理所當然,用你的錢那是看得起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