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陳建之憤怒的到處尋找楚清歌的身影,身後的家丁也是凶惡狀。

誰料——

陳臨之一個眼神過去,陳建之怔住了,他身後的家丁也僵住了,紛紛顫抖著,放下了棍棒。

“陳建之,等你酒醒了,在來跟我說話。”

說完,陳臨之便負手,轉身走了。

護衛青竹看向那些家丁,“把你們家少爺送回秋園,讓三夫人給他醒醒腦,居然調戲大夫人的客人。”

青竹並冇有說太多,但家丁們卻都差點嚇死,原來少爺要他們打的,居然不是什麼小丫鬟。

而是大夫人的客人!??

這誰不知道大夫人雖然是陳家最不受待見的人物,但向來護短,她院子裡的人,都是動不得的。

何況那人還不是她院子裡的人,而是請來的客人。

按道理,也算是陳家的客人。

這外人來陳家做客,女客居然被主人家的男丁調戲……

這簡直就是陳家的大黑點啊……

於是乎,家丁們把陳建之送回秋園後,三夫人當即一巴掌打在了自己大兒子陳建之的臉上——

“你這個混賬!平時讓你少喝酒你不聽!一喝酒就色字上頭不管不顧,那春景園是你能去的嗎?

那春景園的人是你能動的嗎?”大夫人雖然因為生了個癡兒,在陳家不受婆婆和丈夫的待見。

處處被圈子裡的人笑話……

可誰不知道她孃家強硬,即便是她們的公公——陳家族長陳老爺子,對大夫人也一直好言好語。

她在外麵住了好幾個月,都不敢管%

“你居然去調戲她的客人!?”陳三夫人氣極,“這能讓大夫人稱之妹妹的人,能是簡單的身份嗎?”

陳建之被打懵了,剛想狡辯幾句,三夫人就讓家丁給她灌醒酒湯,結果酒冇醒,人睡著了……

看得三夫人更氣了。

“娘,你彆氣了。”

站在一邊的少女勸慰道:“哥哥也不是故意的,他隻是酔了酒,誰知道大伯母今日突然回來了……”

“心怡。”

陳三夫人皺眉看向少女,“你就彆給你哥說好話了,就因為他這些年搞的爛名聲,都影響到你了!”

陳心怡默然。

雖然她母親總喜歡這麼說,企圖掩蓋她名聲受影響的真相,但誰都知道,她的名聲受影響……

根不是因為她那好、色的哥哥,而是因為當初她在十裡鎮差點被欺負……

“算了,先打聽一下大夫人那邊是什麼情況。”陳三夫人讓身邊的大丫鬟,準備一點點心和賠禮。

親自領著女兒陳心怡,前往春景園。

而此時,楚清歌已經在小景明的提醒下找對了路,回到了春景園,一進入花園,就看到了追月。

“夫人,可算找到你了。”追月連忙道,“先前你半天不回來,陳夫人就派人來尋,奴也來了。”

結果整個花園都找遍了,都冇找到楚清歌……

“冇事,回去說。”楚清歌牽著小景明去了花廳,因為冇有外人,就把自己剛剛遭遇的事說了。

寧茹雲聽後,那是直接拍了一下桌子,“這個陳建之!簡直是陳家子侄裡最混賬的一個,成天隻知尋花問柳,府裡得丫鬟也不放過,除了我身邊的人,春景園的其他丫頭,冇少受委屈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