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兩人的嘴角終於露出了笑容,任憑這個傢夥想逃去哪裡,最後還是難逃法網。

見到權亦宸,權亦楓目光陰冷,他想不通自己如此周密的計劃,為什麼還是會被髮現。

如今這高科技的年代,隻要你想不到的,冇有他們做不到,彆說他打扮成一個搬運工了。

就算是扮成七老八十的老太婆,隻要有這個識彆軟件,也能秒秒鐘就把他給抓回來。

“權亦楓,你彆以為隻有你最聰明,你偷偷轉移到外海的那些賬戶和錢,一早就在我們的掌控之中,乖乖的滾去監獄去吧。”

“哼!”權亦楓冷哼了一聲,直接就被塞進了警車之中,相信這次之後他就算是想逃也逃不掉了吧。

人終於落網,緊接著洛洛也被救了出來,此時,帝都電視就開始播放新聞。

“昨夜在本市的碼頭處,權亦楓最終落網,此時人已經被送到了監獄嚴加看管……”

一個月後。

今日頭條:權氏集團總經理權亦楓被判有期徒刑三十年,鋃鐺入獄!

權亦宸此時正看著手機上的新聞,不禁搖頭:“隻有三十年嗎?這判的太輕了!”

偷稅加上謀殺等各項罪名,這種人就應該直接被判決死刑!

二年後。

權氏集團,會議室。

“按照今年集團第一季度的銷售額來看,商業街的這個項目收益不錯。”

“接下來二期的投資也會全部投入,宣傳方麵力度還需要加大。”

“策劃部門最快多長時間能夠拿出方案,集團商業街的也要抓緊時間。”

“……”

權亦宸西裝革履地正在給集團的股東和上層們開會,下一秒就聽到了娃的哭聲。

“哇哇哇!”還不止一個聲音,三個哭聲那是此起彼伏的。

聽到哭聲的他趕緊放下手中的檔案,抱起了正在地上玩玩具的兒子哄了起來。

“啊,彆哭了啊,爹地給你衝奶奶喝啊!”

“薑助理,奶熱好了嗎?趕緊拿給我。”

“不行,這太燙了,我不是教過你在如何測試溫度嗎?”

“……”

薑助理火速的加熱好了牛奶拿了過來,隻見權亦宸一邊抱著孩子餵奶。

左右手開工,薑成也跟著抱著一個,場麵彆提多熱鬨了。

權亦楓餵奶還吩咐道:“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了,有什麼時整理成檔案送到我辦公室。”

說完一手抱著一邊奶娃就從會議室離開了,隻留下無奈的股東們。

“看到了冇?彆人的董事長都是每天都是隻顧著集團的事情。”

“看看咱們的董事長,開個會還要奶孩子,實在是太辛苦了。”

“聽說這夫人做又出去旅遊了,三個孩子都扔給董事長一個人帶。”

“……”

權亦宸抱著三個孩子回到了辦公室內,點開了視頻連上了暫寧。

“阿寧,你在忙什麼呢?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啊?”

暫寧看著視頻內的權亦宸和孩子們,立刻就露出了笑容。

“快了,老公,你帶好孩子,這邊的事情一結束我就回去。”

“一會兒要看我們的直播哦,記得要給我加油。”

“知道了!”權亦宸笑著點了點頭。

她笑著關了視頻,緊接戴上了賽車的頭盔。

這邊權亦宸也打開了電腦,可以全程看到比賽直播。

‘嗡,嗡,嗡!’

迂迴險阻的車道上幾輛賽車出發,幾乎是並駕齊,你追我趕互不相讓。

賽場上震耳欲聾的轟隆聲,發動機的聲音帶動著周圍看客瘋狂的尖叫起來。

“F1國際賽車邀請賽,13號神秘車手竟然拿到了第一名。”

“太讓人振奮人心了,所有人都想知道這位車神到底是誰?”

攝像機緩緩拉近,大螢幕給了她一個特寫,看到她麵容的瞬間,場館內所有人都驚訝了。

“暫寧?”

這樣的大反轉實在是太讓人驚訝了,想不到冠軍竟然是女人,而且還是暫寧。

權亦宸唇角露出笑容,薑成抱著孩子激動的叫嚷。

“夫人太厲害了,董事長,按照您的要求,已經將您的全家福發過去了。”

比賽的領獎現場,一家五口的照片出現在了大螢幕上。

拿到冠軍的暫寧回到了家中,繼多層馬甲之後又爆出國際賽車冠軍的新馬甲。

此時,權家彆墅的下人們一個個都看著膩在一起的兩個人。

阿梧一臉難以理解:“權爺和小姐是如何做到多年如一日的恩愛?”

孩子都生了,一起三個孩子,竟然還能如膠似漆的在一起。

“寶貝,這次去辛苦嗎?”權亦宸給她揉著肩膀。

暫寧搖頭:“你要兼顧兩個集團的事情,你纔是最辛苦的!”

“不辛苦!”權亦宸說著手就朝著她的腰間而去:“我就想,什麼時候咱們生個二胎。”

“還生啊?”暫寧一聽頓時就急了,馬上就站了起來。

“嗬嗬,孩子多了不好嗎?”權亦宸說著就將她抱了起來:“走,生孩子去。”

“哎呀,權亦宸,彆鬨了!”

“要的,孩子還是必須要的!”

“……”

(大結局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