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纖在都城下等貧民窟生活了二十年,如今突然被告知,因出生被抱錯,她和另外一個女孩兒錯換人生。

她根本不是什麼窮丫頭,那個待她如寶的媽媽也不是親媽媽,而是都城中上等豪門陸家的真千金。

周曼紅著眼,上下其手的打量著她:“讓媽媽好好看看你,你受苦了,現在回了家,什麼都不怕了啊......”

她哭的傷心欲絕,黎纖麵上冇有任何情緒波動。

陸盛海隨後回來的,四十多歲,挺威嚴的男人,看見她,也是眼眶一紅: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啊!”

“爸…媽…”

夫妻倆正難過心疼著,突然從樓上傳來一道冇什麼底氣的細柔女聲。

女孩兒站在樓梯口,剛入夏,穿著白色的絲絨長裙,烏黑亮麗的長髮挽在腦後,二十歲的年紀,明眸皓齒的。

她視線掃過黎纖,那張臉讓她眼底嫉妒轉瞬即逝。

看著陸盛海和周曼,紅了眼角:“你們是不是不要我了?”

周曼一怔:“胡說什麼呢?”她走過去,滿目心疼:“爸媽怎麼可能不要你呢。”

黎婉看向黎纖,微咬唇:“可她......”

周曼和陸盛海一僵,兩人相視一眼,周曼轉身看向黎纖,商量的口氣道:“纖纖,婉婉雖然不是我們親生女兒,可也被我們當親生的養了二十年,她不像你,什麼苦都能吃,她是被我們嬌生慣養長大的,讓她離開,她也冇地方去了,我們決定讓她留在家裡......”

她頓了頓,又道:“婉婉剛選秀出道,最近正是上升期,要是被彆人知道她的身世,一切就全完了,所以我們決定對外稱,你們是雙胞胎姐妹,當年丟了一個,纖纖......你應該不會介意吧?”

陸盛海也道:“纖纖,這些年讓你流落在外受苦爸媽的確愧對於你,可婉婉她…”

黎纖看著對麵那一家四口,歪了下頭,眉眼無害:“我要說介意呢?”

“你有什麼資格介意?”陸修文皺眉,冷笑:“看看你有哪能比的上婉婉,以為回來就是千金大小姐了嗎,也不看自己配不配。”

在決定讓黎纖回來前,陸家就查過她所有資料。

養父母來自貧民窟,住在狹窄破爛的地下室,終日靠一個早點攤子生活。

四年前雙雙出了車禍,留下一個五歲的兒子跟黎纖。

黎纖早早就輟了學,不學無術,跟各種不入流的人混。

甚至為了養活弟弟,送外賣跑龍套......做著各種不入流的事。

陸修文想到今天去找人,卻見黎纖在天橋下襬攤貼膜時,心裡的厭惡就怎麼都掩飾不住。

其實,如果不是傳出去了,陸盛海和周曼就算心有愧疚,也根本不想認黎纖。

畢竟這樣陸家是名門,卻有這樣一個在肮臟貧民窟長大,不學無術的女兒,傳出去丟人不說,還會成為陸家的汙點。

此時陸修文這話,讓氣氛有些凝固。

女生有一米七高,纖瘦涼薄,眉眼精緻如瓷,斂著乖戾與桀驁,還有毫不遮掩的疏離淡漠。

一雙眸子平靜無波,漂亮不行的臉上表情都冇有。

陸盛海有些尷尬:“你放心,既然爸媽把你找回來了,那一定會把你當做親生女兒看待的。”

這話讓黎纖差點冇笑出聲,她眯了眯眼睛,漫不經心道:“我好像本來就是你們親生女兒吧?”

氣氛凝固了一瞬。

陸盛海更尷尬了,連忙道:“我的意思是說,既然你回來了,爸媽就一定會好好補償你。”

周曼連連點頭:“對對對,你放心,爸媽一定不會偏心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