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不會討厭王爺的。」

我扶著他回房,叫人給他煮了醒酒湯。

楚陌全身都是紅的,他熱的扯開自己的衣領,我一眼就能看到深處。

我嬌羞的背過身去,臉已經滾燙了起來。

我的耳畔幽幽的傳來他的哭唧唧的聲音,「我果然被討厭了,綰綰現在看都不看我一眼!盛楠這個大騙子!還叫我裝醉騙綰綰!早知道就不喝酒了。」

我猛得扭頭,隻見楚陌還是安分的躺在床上,雙眸緊閉。

這演技,確實拙劣。

我玩心大發,伸出手想去撐開他的眼皮,卻被他緊緊的扣住,他睜開了眼,「你要對本王做什麼?」

他的內心,「綰綰不會對我有什麼非分之想吧?不行不行,我要矜持!」

他內心有多興奮,他手上的力道就有多重!

我吃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,「王爺你弄疼我了。」

他立馬鬆了手,眉頭緊蹙。

「綰綰疼了,藥膏!我要去找藥膏!」

楚陌起身,東倒西歪的走向櫃子,拿了一瓶藥膏遞到我的手上。

他居高臨下的看著我,表情依舊淡漠,臉上的緋紅也消下不少,冷冰冰道,「拿著。」

「我的綰綰像個瓷娃娃一樣,我下次一定不能再這樣了,綰綰快擦這個就不疼了!」

我莞爾一笑,對上他漆黑的眼眸,「王爺,我收了這個,你就答應讓我搬回來,與你同住,好不好?」

我耳邊傳來了尖叫聲,「啊啊啊!我的綰綰是什麼小天使啊!她居然不討厭我!我都那樣對她了,她還想跟我同住!」

我看向他,不禁疑惑,為什麼他會這麼喜歡我?

而且內心還那麼熱烈。

但他卻能做到一點都不顯露出來。

他湊近我,撥出的酒香噴灑在我的臉上,一雙漂亮的眸子直勾勾盯著我。

「隻要你彆越界,本王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你。」

我心尖狠狠的顫動了一下,他這是願意對我放下警惕了?

我狡黠一笑,手拉著他的手腕,猛得湊近,故意用鼻尖蹭到了他的鼻尖。

「那我想越界呢?王爺準許嗎?」

我就是想逗逗這個高冷又傲嬌的幼稚鬼,看看他是什麼反應。

他腳跟不穩,趔趄了一下,很快就站穩了。

楚陌無措的看著我,我能看到他耳根子通紅通紅的。

「宋綰兒!你身為女兒家,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?」

我剛想開口再逗他,可我的耳朵瞬間炸了!

「我的綰綰也太會了,這讓我以後怎麼麵對她?她說的越界,是想親我嗎?要是親我的話,那我死而無憾了!」

親?

好傢夥,我好像玩脫了!

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「王妃!醒酒湯來了!」

楚陌聞聲,踉蹌的退後了幾步,一下子就跟我拉開了距離。

還是一樣的心口不一。

「把湯放下,出去。」他沉聲開口,扭頭瞥了一眼翠蘭,我能感受他身上的怒氣。

「太討厭了,為什麼要打擾我跟綰綰!」

我越看楚陌越順眼了,等他再對我卸下防備,漸漸被我教成妻奴,我就不信他還能針對我爹!

翠蘭麻溜的把湯藥放下,一直低著頭不敢多看我一眼。

翠蘭心聲:「盛楠少爺說王爺是花了很大功夫才把王妃娶回來的,我怎麼看著不像啊?我還是趕緊溜了,王妃你自求多福吧。」

她跑得極快,還貼心的為我們關上了門,隻留我跟楚陌在房內。

我小小的腦袋,大大的疑惑。

花了很大功夫?

我是被我爹賣了?

不確定,明天回門要好好問問!

這晚我是跟楚陌一起睡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