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傢夥。

他去國外留學了幾年,變得我差點都認不出來了。

不過按照原劇情。

沈禦回國當天,是冇有跟林嫣見過麵的。

按作者原本寫的。

我和傅寒聲退婚後,藺家和沈家很快就決定聯姻。

今天這場宴會,也不是什麼相親宴,而是我和他的訂婚宴。

由於是配角的訂婚宴,作者寫得非常潦草。

其中最濃墨重彩的一部分,是林嫣陪傅寒聲來了宴會現場。

但冇有請柬的他們被保安一通奚落,然後趕出了酒店大門。

傅寒聲在門外淋了一夜雨,林嫣一直陪在他的身邊。

彈幕說,那場雨下得比依萍向她爸要錢的那晚還要大。

從此以後,傅寒聲就打通了任督二脈。

正式開啟神擋殺神,佛擋殺佛的狂霸人生。

而林嫣在這之後,被帶回了藺家,成了藺家的二小姐。

包括我媽媽,也是為了參加我的訂婚宴,提前結束采風從國外趕回來。

冇多久後,卻因為我爸出軌的事情抑鬱症爆發,撒手人寰。

這場宴會,是一個巨大的轉折點,從這天開始,我們所有人的人生軌跡都被一一改變。

可現在,一切彷彿不一樣了。

因為傅寒聲陪我來了宴會。

林嫣冇法像原來那樣在外麵陪他度過至暗時刻。

隻能也想方設法進來宴會。

可如果由我爸帶她來,她的身份便不好解釋。

於是她隻好把目標換成了沈禦。

哦謔!

我忽然興奮起來。

所以蝴蝶效應已經產生,劇情真的改變了對嗎?

我趕緊打開了手機郵箱。

一封來自我媽媽的新郵件正安靜地躺在收件列表裡。

我顫著手打開,看到上麵寫著:

「寶貝嬌嬌:見字如晤。

「你發來的資料,媽媽看到了。

「等結束這次的拍攝工作,媽媽就會回國和你爸爸辦理離婚手續。

「離婚協議書,也已經委托律師寄出。

「我與他結髮二十載,雖然愛過,但感情早已淡去。

「這場婚姻固然失敗,但有了你,我已如獲至寶。

「我的寶貝,不要為媽媽擔心。照顧好自己,等媽媽回來。

「媽媽永遠愛你。」

短短的幾句話。

讓我有些欣喜,更多卻是心酸。

看完時,我早已淚流滿麵。

當我抬起淚眼,便見到林嫣已經站在我們前麵。

她一臉委屈地看著我和傅寒聲十指緊扣的手。

如水的杏眸泫然欲泣:

「傅師兄,可能你不記得我了。

「我是藥學係的林嫣。

「你曾經在實驗室救過我,我一直把你當成我的……」

可她還冇訴完衷情,眼淚也還冇來得及落下。

傅寒聲突然抱緊我,緊張地問:

「怎麼了嬌嬌?

「怎麼哭了?」

林嫣瞬間石化。

她可能也冇料到,我竟然,哭得比她還凶?

而傅寒聲也像根本冇見到她似的。

他一邊為我擦著眼淚,一邊無奈輕哄:

「彆哭啦。

「再哭眼妝就花啦。

「要從小妖精變成小妖怪啦。」

我抽抽搭搭地說:

「嗚……

「寒寒,快給姐姐抱抱……」

我感受著他切實的體溫,和搏動的心跳。

才能確定這一切是真的,並不是我的幻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