爬山爬了兩步,我就不行了。

趁著周浩去買水的空隙,坐在石凳子上,一坐不起。

「還有力氣?」頭頂一片陰影投下來,我抬頭一看,是鹿彥。

我狐疑地看了看周浩的方向,知道他什麼意思,略顯為難,「爬不動了,可是……我答應了周浩。」

「你是不是傻?」他突然凶我。

「我……」我總得找個好的理由,突然說不爬了,那不是逗彆人玩,「算了,你彆管我。」

我屬於自暴自棄。

「行……」他不知為何有些生氣,瞥了我一眼,「待會兒彆哭。」

不用等到待會了,事實上,周浩告訴我隻走了1/10的時候,我已經在哭了。

周浩看我的確有些困難,大方地說要揹我。

幾個室友更是一陣起鬨。

想想爬山的痛苦,我硬著頭皮爬上了周浩的背。

不知道為啥,我有些彆扭。

「我不想走了。」剛走了幾步,鹿彥發話了。

一群人望著他,不明所以。

「兄弟,怎麼了?」周浩問。

「累了。」鹿彥直接坐下不走了。

「能問問怎麼累著了嗎?」周浩不死心,結果被鹿彥一個眼神懟回去。

鹿彥摸出一支菸,偏頭點燃,抽上了,「我坐車,你們隨意。」

「你平時體力挺好的呀,今天怎麼不行了?」室友一臉疑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