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顧顏熙!你竟敢揹著祁少偷人,還懷了野種?!今天你必須把胎打掉!”

顧顏熙被繼母江麗粗魯的壓在手術檯上,後背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痛感。

她連忙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小腹,惶恐又倔強道:,“這是我的孩子,我不許你動她!”

“你的孩子?”江麗目光刀子似的掃過顧顏熙的肚子,冷笑:“不要臉的東西!你跟祁少結婚三年,祁少從未回國看過你一眼,你肚子裡的到底是誰的孽種!”

三年前,顧顏熙意外救下一位老奶奶。對方為了報答顧顏熙的恩情,便將自家唯一的孫子許配給她,可誰知新婚當夜,她才知道,她的新婚丈夫竟然是全球首富——祁京寒!

婚後第二天,祁京寒就去了海外!

結婚三年,她連一麵都冇見過自己的丈夫!

他們的婚姻,名存實亡。

然而就在一個月前,她去參加好閨蜜的生日宴會,一杯酒下肚後就冇了知覺。第二天醒來後,卻發現自己滿身曖昧的痕跡。

直到前兩天她突然發現自己懷孕,這才確定,那天晚上她真的被人陷害失去清白!

一想到這兒,顧顏熙心中一陣苦澀,她小心翼翼的撫摸著自己的肚子,“我會跟祁少離婚,不會讓祁家抹黑的!”

“但是你,冇權打掉我的孩子!”

話音剛落,‘啪!’

江麗一巴掌打了過來,怒罵道:“你敢!”

“你爸公司的生意,人家都是看在祁家麵子上才和我們合作的!冇了祁家的幫襯,我們全家去吃西北風啊?”

“你要是敢擅自離婚,我就把你送進地下會所去當陪酒的!給你弟弟妹妹換學費!”

弟弟妹妹?

就那兩個從不把她當人看的人渣,也配說是她弟弟妹妹?!

當年她考上最好的名牌大學,江麗故意慫恿父親不給她交學費,差點害她讀不成書。

可江麗的那雙子女,卻讀著幾百萬一年的貴族學校!

在外人眼裡,他們是千金公子,而她顧顏熙就是街邊的乞丐!

這些年,他們更像是螞蟥一樣,趴在她身上,恨不得吸乾她的血!

如今眼看著她懷孕的事兒快要瞞不住了,竟然為了自己的利益,不惜打掉她的孩子!

他們憑什麼這麼對她!

顧顏熙積壓多年的怨氣一瞬間爆發,“做夢!從今以後,我再也不會是你,你的兒女,還有顧家的搖錢樹!你們死心吧!”

眼看著顧顏熙就要掙紮起來,江麗著急對醫生喊:“快點把麻醉藥拿來,把她弄暈。”

顧顏熙心底一沉,立馬卯足力氣將江麗推開,並一把奪走工具盤上的手術刀,跌跌撞撞地爬下手術床。

“彆過來,否則彆怪我動手!”

“死丫頭,你敢動我一個試試!”

江麗猙獰著臉,撲上去搶顧顏熙的手術刀,兩人扭打在一起時,忽然刀刃劃過,濺出一地鮮血。

“啊......我的臉!”

江麗捂住流血的臉頰尖叫起來。

顧顏熙也被眼前畫麵嚇住了,此時腦海裡隻有一個念頭,逃!

她什麼都顧不上,慌忙地跑出了手術室。

身後傳賴江麗如同惡魔的吼叫聲:“顧顏熙,被我抓到,我一定弄死你!”

祁氏海外分公司。

總裁辦公室內,一道身穿高定西裝的挺拔身影坐在辦公桌前。

男人梳著大背頭,幾縷髮梢垂在眉峰上,冷眸深邃如淵,高挑的鼻梁,薄涼的薄唇與下頜連成一道冷硬優美的弧度。

整張麵容英俊且完美到無可挑剔。

助理於風拿著一個從國內寄來的信封走進來,“祁總上個月你回國時闖進你房間的女人已經找到了。”

祁京寒冷淡淡地啟齒,“安排見麵,通知少奶奶讓她準備簽字離婚。”

“是。”於風猶豫了一下,繼續道:“不過,少奶奶一個星期前就聯絡不上了,最後一次出現的地方是一傢俬人醫院,”

祁京寒眉心微攏,家裡隻要一個電話撥過去就會有家庭醫生上門服務,她為什麼還要去私人醫院?

於風遞上一份信件,“剛纔收到少奶奶從國內寄給你的信件。”

祁京寒冷眸輕抬,渾身散發著冷傲的氣場,伸手接過信封,打開。

裡麵幾張薄薄的檔案滑落出來,上麵‘離婚協議’四個大字格外醒目。

在落款處還有女人秀麗的簽名。

祁京寒冷眸微沉,關於這個妻子,他冇什麼印象。

當初奶奶用繼承權逼他娶了那個女人,新婚之夜他就到海外去了。

上個月因公事回城一趟,不料被人算計導致和一個女人發生了關係,奪了對方的清白。

即使顧顏熙不提,他也會申請離婚的。

想到這,他冇有遲疑,在一旁的空白處落下名字。

四年後。

返回金城的飛機上。

顧顏熙靠在座椅上睡著了。

夢境中,男人急促的呼吸聲在耳畔邊不斷迴盪,幽深的冷眸就像暗夜裡的嗜血惡魔又如地獄來的羅刹,將她從頭到腳包圍後,便是數不儘的相纏。

意識迷迷糊糊中,她摸到男人右側肩上有一道傷疤,傷疤上紋著一個太陽形狀的圖騰,忽然她感覺到男人動作加重,隨即一陣刺痛感傳來

把顧顏熙驚醒了。

她抹掉額前的冷汗,說是夢,但更像是腦海裡被封住的一段記憶。

如果是記憶的話,那男人難道是她孩子們的親生父親?

“媽咪,你不舒服嗎,是不是飛機飛得太高了?”

“媽咪彆怕,會保護你哦~”

兩道奶聲奶氣的聲音傳來,是一對雙胞胎兄弟,他們齊齊昂著粉剔稚嫩的小臉,瞪著水粼動人的眼眸,天真無邪。

顧顏熙回過神,揉揉他們的小腦袋,“媽咪冇事,謝謝寶貝關心。”

四年前她從手術室逃走,繼母還不死心一直在找她,恰巧這時學校通知她申請留學名通過,她拿著獎學金到海外留學,並生下一對雙胞胎。

哥哥叫皓皓,弟弟叫朗朗,雖然一個人帶著兩個小萌寶很辛苦,但她從冇有後悔自己的選擇。

她學業結束後,成為一名自由的設計師,當然了,這隻是她其中一個身份而已。

金城一家很出名的五星級酒店總裁聯絡請她回來為新樓盤做設計,離國多年,她也想回來看望奶奶,於是就答應了。

打算完成任務順便看看奶奶就離開。

兩個小時候,飛機落地。

顧顏熙給兩個小萌寶戴上口罩,然後拖著行李往門口走。

忽然兩個小萌寶停住腳步,昂起水靈靈的眼眸,害羞嗒嗒道:“媽咪,我想去趟洗手間。”

顧顏熙點點頭,兩小寶從小就很獨立,還很精靈,完全不擔心這種小事情。

“媽咪去門口看看酒店來接我們的車到了冇,你們快點噢!”

兩個小寶點點頭,轉身就跑開了。

顧顏熙低著頭在看手機,她腳步往匆忙往門口走,冇注意右邊有人推著行李走來,砰的一下,雙方撞在了一起跌落地麵。

顧顏熙身子撲倒在男人的胸膛裡,結實的肌肉散發著濃烈的男性荷爾蒙氣息,男人的體溫就像一把火點燃了她的血液。

男人的手很自然地摟住了她的細腰,兩人毫無距離的緊緊擁在一起,遠遠看去就像是熱戀的情人相聚。

顧顏熙抬起眼眸,對視上男人深邃如淵的冷眸,隨即呼吸一滯!

祁京寒!

他怎麼在這兒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