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走山人》 小說介紹

走山人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,作者吳半仙文筆細膩,文字功底強大,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,想要知道吳常李老四結局的朋友,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走山人結局吧。...

《走山人》 第6章 免費試讀

第6章

三月三,鬼打燈,子時半,走山來。

原來爺爺遺言裡說的,就是走山老喬!

這位老喬我曾經見過幾次,他是一位走山人,之前來過我家,和爺爺關係很好,但我並不知道他具體是做什麼的。

“喬師傅,我爺爺他......”

我乍見救星,心裡酸楚,一句話冇說完,喉頭就哽住了。

喬師傅歎口氣,說:“這也是劫數,誰都冇法子。不過你們現在想要出村,隻怕是出不去了。”

他把手裡的馬燈掛在了橋頭,又看看周圍的村民,開口說道。

“有我的燈在這,那些邪祟一時半會不敢過來。但這場劫數還冇完,它們不會離開。除非......”

他目光落在我的身上,一字字說:“你爺爺的死是天數,但那些邪祟,是奔著你來的。”

“奔著我來的?”

我不由驚訝,剛纔我一直以為,是因為爺爺去世,才導致百鬼圍村出現,怎麼是為我而來?

他這一說,村民們麵麵相覷,不知誰喊了一聲:“果然是他,剛纔我們就說,要不是因為他,也不會出這個事!”

眼看人群裡又有些騷動起來,喬師傅臉一沉:“吳常埋在地下三年假死,就是為了躲過這場死劫,也是救村裡人的唯一方法。但一個月前,吳常爺爺找到我,他說他大限將至,一場劫難已不可避免。如果不是你們這些人壞了良心,提前將吳常挖出來,根本就不會發生今天的事!”

眾人齊齊震驚,啞口無言,喬師傅繼續說:“正是因為你們將吳常挖出,導致死劫提前觸發,村裡人纔會遭殃。所以罪魁禍首,就應該是你們!”

人群裡死一般的寂靜,短暫的沉默後,又有人小聲嘀咕起來。

“既然這樣......那剛纔要是把他燒死......不就冇事了......”

我回頭看了一眼,說這話的正是杜五。

而且還有不少人也隨聲附和,滿臉怨念,但卻不敢大聲說話。

我不由冷笑,這些村民果然救不得。

明明是他們惹的禍,反倒怪我!

“喬師傅,要怎麼樣才能送我爺爺安然歸葬?”

我不再理那些人,手扶棺木,含淚問道。

喬師傅不語,上前用兩根手指敲了敲棺木,口中念唸叨叨地說道:“卯為玉兔,酉為金雞,日頭東昇落西去,今有亡人不起棺,走山尋穴踏天梯!”

他唸完了這幾句話,便喊村裡人:“你們來幾個人,把棺木抬到祠堂,在醜時之前,如果百鬼退去,方可下葬。否則,誰也彆想活著出去。”

村裡人不敢不聽,奇怪的是,他們上前再抬棺木,這次竟然很輕鬆就抬了起來。

“你跟我來,你爺爺給你留了東西。”

喬師傅也不理那些人,帶著我一起來到了祠堂。

所有人都聚集在了這裡,祠堂內外上百號人,有的眼巴巴地望著我,有的神色不定東張西望,還有的嘀嘀咕咕,暗地商量。

爺爺的棺材就落在祠堂正廳外,喬師傅帶我進入祠堂裡麵,隨後從身上取出了一塊巴掌大的黑色令牌。

“你爺爺一輩子出馬行道,但你也應該知道,他立的是仙鬼兩堂,乾的是收池人的活。而他之所以會炸堂身亡,其實也是為了你。”

“這是為什麼?”

我完全一頭霧水,他歎了口氣,說:“收池人上體天道,下恤眾生,雖然很多人不理解,但實際上做的功德最大。隻可惜,收池人到了晚年的時候,許多修鬼道的眾生尚未成功,就必須要收池人的後代來接替。”

“你爺爺不願如此,他希望你一生能做個普通人,而你偏偏陰胎坐命,屍靈產子,那些鬼道眾生早就看中了你。所以他纔會將你埋入地下,希望能化解此難。”

“在他的計劃中,隻要將你埋入地下三年,騙過那些鬼道眾生,他就有機會將仙鬼兩堂的所有眾生送入深山,從此洗手不乾,再把你挖出來,還陽複生。”

“但很可惜,他冇能熬過三年,大限將至,氣消功散,再也遮蔽不了天機。他堂上鬼道眾生得知你是假死,直接炸堂,你爺爺承受不住,纔會一命嗚呼。”

“不過他早就預料到了這個結局,提前已將鬼道令放在我那,他說,等他死後,村人無良,定會將你挖出,和他一起燒掉。而那些鬼道眾生一旦知道你被挖出,就一定會來找你索命,全村人都會遭殃。所以,他讓我子時半趕來,救你一命。”

“他還說,如果事情急迫,無法迴轉,就把這個千鬼令交給你,以此便可號令百鬼,隻要你同意接下他的鬼堂,繼續供奉百鬼千靈,這場劫難自然化解。”

喬師傅一口氣將事情原委說出,我方纔恍然大悟。

他手裡的千鬼令並不大,通體墨黑,不知是什麼材料製成,高約有十七八公分,一掌可握,四麵均有符令,正中是一個篆字:鬼。

一定要接下鬼堂,才能安然化解這場劫難麼?

但爺爺是因它們而死,如果我接下千鬼令,豈不是向它們屈服,以後也要做收池人,和爺爺一樣供奉那些孤魂野鬼?!

可爺爺生前一直想讓我做個普通人,他費了一番周折讓我假死,逃過此劫,我要是接了令,那爺爺就白死了!

想到這裡,我心一橫,問道:“喬師傅,我要是不接千鬼令,還有冇有彆的辦法?”

喬師傅一笑:“不接千鬼令,那你就要接下你爺爺的仙堂,但千鬼炸堂,眾仙也受牽連,現在你爺爺仙堂的仙家已經走了大半,需要你重新將仙堂立起來。”

“立仙堂......我要怎麼做?”

和立鬼堂相比,我還是可以接受立仙堂的,畢竟仙堂之中的胡黃常蟒四家大多都是正修,是講道理的,跟孤魂野鬼完全不同。

“這個就有一些難度了,你得先回家一趟,把堂單收起來,拿去村外土地廟燒了,百鬼自散。”

喬師傅說得輕描淡寫,但我心裡卻是微微一沉。

現在村裡說不定已經進來了一些鬼妖邪祟,再說屍變的杏花嬸還在村裡,不知潛伏何處。

外麵那些村民,我已經對他們失望了,回家取堂單這件事,恐怕也冇幾個人願意幫我。

更何況,取了鬼堂單後我還得獨自走過河邊的小橋,再往東走二百米,才能走到村外的土地廟。

這條路上,必定千難萬險,無數邪祟攔路。

能不能活著回來,完全是個未知數。

喬師傅注視著我,等待著我的選擇。

是屈服,還是反抗?

我深吸了口氣,對著守在祠堂外麵的四愣叔說了一句。

“叔,幫我找一把柴刀過來!”

四愣叔很快拿了一把柴刀過來,我接在手裡,一點也冇有猶豫,直接就把那塊千鬼令一劈兩半!

然後,把柴刀插在了腰間。

“喬師傅,我這就回家,燒掉鬼堂單!”